热透新闻

谁“偷”了赢时胜的利润?丨亿欧解案例_财经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2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谁“偷”了赢时胜的利润?丨亿欧解案例

2020年4月28日,赢时胜发布2019年财报,公司实现营收6.56亿元,同比小幅增长2.58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36亿元,同比下降23.26%。

营收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近5年呈放缓趋势,尤其是净利润已连续2年负增长,基本回到2016年的水平。

值得关注的是:报告期内,赢时胜投资收益1.28亿元,占利润总额105.49%,该部分收益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上市公司参股企业东方金信,2019年增加了新股东,使得赢时胜对东方金信股权被动稀释并对其失去重大影响,公允价值与账面价值的差额计入投资收益。

如果剔除该部分非主营业务、由于计价方式发生改变而“虚增”的收益,赢时胜2019年的净利润将所剩无几。说明赢时胜2019年实际经营情况,或将更加严峻。

不禁让人产生疑惑:赢时胜的利润哪去了?

赢时胜一名内部需求分析师向亿欧表示,“赢时胜主要做后端估值,最开始这个领域很少有服务商进入。恒生电子作为行业老大,拥有全产业链的产品和服务,最近也做后端估值,赢时胜市场份额有被蚕食的可能;同时,恒生电子的前端,其他厂商又很难进入。”

上述行业竞争格局的变动,只是“偷”走赢时胜净利润的客观原因。我们试图通过赢时胜以往财报,试图找出“偷”走净利润的真正“小偷”。

一号“嫌疑人”:主营业务营业收入增速追不上营业成本增速

按业务划分,赢时胜2019年软件开发营业收入占比65.64%,同比增减7.76个百分点,但营业成本同比增加63.54%,导致最终的毛利率减少6.93%。

此外,占营业收入比重34.36%的软件技术服务费业务,在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.74%的情况下,营业成本反增26.57%,导致最终的毛利率减少10.28%。

可以发现,赢时胜大力开展供应链业务与保理业务(属于软件技术服务费)未能给公司带来业绩的大幅增长,反而占用了公司大量的现金资源。

那么,为何赢时胜的两项主营业务的成本会“跑输”营业收入?

2019年,赢时胜四大块费用中,销售、财务和研发费与均大幅增加。

Power by DedeCms